您现在的位置:人民热线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关于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 《整社移民搬迁》被"烂尾"七年的实名举报

来源:甘肃新闻网| 2021-06-21 11:36:26

编辑同志:

  2010年和2013年期间,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矿因开采造成准格尔旗大路镇小不连沟社土地塌陷,房屋严重受损,失去基本生活条件,根据《土地法》、《矿产资源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甲方(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准格尔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对乙方(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土地、地上附着物进行了实地盘查和等级评定,双方共同确认。甲乙双方签订搬迁补偿协议。对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进行征地和整社移民搬迁……

  令人奇怪的是,根据旗政府相关政策要求,大路镇小不连沟实行的是"整社移民搬迁"行动,但我们一些村民们的移民搬迁却拖延了七年多,至今没有搬迁。使原本7年前就应该完成的搬迁补偿房屋、院落、公司、冷库、道路、养殖场等至今搁置荒废,损失巨大,进退维艰、贫困交加。

  令人奇怪的是,准格尔旗政府换了四届领导班子、大路镇政府也换了四届领导班子,然而大路镇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补偿遗留问题至今天仍然没有被解决,这的确有辱人民公仆的形象。

  更令人奇怪的是,如今,村官邢某占(已被审查起诉)、邢某清(已被逮捕)、邢某冬(已被判刑)等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和"余毒"尚未彻底肃清,仍在持续打击、报复申请人!他们的目的不仅是打击、报复当事人,更重要的是为自己的失职、渎职和保护伞、利益链开脱罪责。

  故恳请省、市、旗有关部门和领导从重从快督办,确保快速推动和解决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安置七年多来未解决的"烂尾"问题。严惩贪污腐败,深挖保护伞,整肃官场风气,保障人民利益,还大路镇小不连沟社村民们一片平静生活和朗朗乾坤!

  本版《群众来信》陆续刊登村民来信和来函。欢迎交流。

  尊敬的内蒙古自治区石泰峰书记:

  我叫贾某治,男,汉族,1977年11月06日出生,现住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公民身份号码:152723197711062718,联系电话:15894834028。

  石泰峰书记,逼于无奈之际,不得不再次给您写信。

  现实名举报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等相关政府工作人员,在受理、处置大路镇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问题时,长期阻碍准格尔旗政府的搬迁文件精神和搬迁政策;长期放任、拖滞小不连沟个别村民该搬不搬,该补不补,造成移民搬迁隔置七、八年之久,"烂尾"至今。使小不连沟社部分村民长期处在那块塌陷、荒芜、凄凉和危险的土地上,进退维艰、贫困交加;使原本7年前就应该完成的搬迁补偿房屋、院落、公司、冷库、道路、养殖场等至今搁置荒废,损失巨大。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等政府工作人员涉嫌严重的失职、渎职,和包庇犯罪、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打击报复申请人等问题。

  鉴于村民们反映七、八年的移民搬迁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处理和解决,打击、报复、阻挠和保护现象依然十分严重,村官腐败造成的遗留问题,继续在困扰着村民们,上访、举报的根本事由并未消除。也鉴于本案涉及的各级政府官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案件持续时间很长,社会影响极坏。故恳请省、市、旗有关部门和领导从重督办,确保快速推动和解决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安置"烂尾"问题。严惩贪污腐败,深挖保护伞,整肃官场风气,保障人民利益,还大路镇小不连沟社村民们一片平静生活和朗朗乾坤!

  举报概况及理由如下:

  2010年和2013年期间,内蒙古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先后两次对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进行《整村移民搬迁》。

  在《整村移民搬迁》的过程中,小不连沟社原社长邢某占勾结原大路镇副镇长侯某东等有关政府搬迁补偿人员,一是利用宗族势力和手中职权刻意打击、报复村民;二是擅自改变补偿政策,干扰正常的征地补偿秩序,霸占、阻挠村民的合法补偿;三是弄虚作假,违法侵占、侵吞国家及村民的搬迁补偿款。致使我及一些村民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原本7年前就应该完成的搬迁补偿公司、房屋、院落、冷库、道路、养殖场等至今搁置荒废,损失巨大。

  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身患重疾的我被迫向大路镇人民政府实名举报,无果;然后向旗政府各有关部门实名举报,仍然无果;最后被迫一步一步向旗、市扫黑办、旗政府有关领导、市政府有关领导、省政府有关领导进行多次实名举报,终于引起了各级政府和领导的重视,才依法对邢某占等人进行了立案调查。

  在长达7年多的实名举报中,大路镇政府及准格尔旗纪委、监委长期无视反映人提供的1000多份次的翔实证据和反映材料,推诿、拖延、包庇相关当事人,不但长期放任、纵容违法行为发展,长期放任、纵容侵犯百姓利益,长期对涉及重要民生生活的整社移民搬迁补偿不闻不问。而且小不连沟原社长邢某占被大路镇党委、政府闫飞书记及相关领导"带病提拔"为二旦桥村长,以其为首的村霸、宗族黑恶势力在骗取巨额补偿款后,大肆拉拢腐蚀国家干部,构建人际关系网,疯狂打击报复申请人。

  村民们从2013年实名举报以来,反映材料多达2800多份次,但二旦桥村、大路镇党委、政府闫飞及有关政府领导、准格尔旗纪委监委白雁书记、高飞主任及有关工作人员、旗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蒙泰不连沟煤业公司等相关政府单位和搬迁单位长期漠视贪腐线索,刻意包庇村霸和黑恶势力,袒护违法犯罪行为,相关人员一直不予被重视、受理和立案。而且现今还大搞形式主义,故意设置人为障碍打击报复申请人,刻意为贪污犯罪行为进行粉饰、遮掩,对抗群众监督和上级监督,放任贪污腐败、黑恶势力做大做强。

  2013年以来,大路镇党委、政府以及闫飞书记和有关政府领导,对国家政策和法律规定严格执行的《村务公开》、《责令村务公开》事项,在村民们多次申请之下,仍然长期拼命掩盖巨额搬迁补偿账目背后的黑幕;长期疯狂粉饰、掩盖大路镇二旦桥村委主任邢某占为21名亲属骗取1000余万巨额补偿款的事实;长期对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征地搬迁过程中,重复获得二次巨额补偿的有关人员骗取巨额补偿款的事实竭力包庇、刻意掩盖;长期漠视村民递交的换届选举《紧急情况说明》中有关邢某占大量违纪、违法的事实和证据,我行我素、"带病提拔"邢某占。长期粉饰、包庇"巨额虚假"补偿,实施多重搬迁补偿标准。长期打击、报复申请人,拖延对申请人公司财产的征收,影响正常的生活和经营活动。如今,反映人不仅陷入了被疾病、被索债、被失信、被执行、被威胁的困境之中,而且遭受了巨大的经济、精神损失,长期处于水深火热的生活之中。

  大路镇党委、政府闫飞和有关政府领导长期以来不作为的真实目的,不仅是为了掩护、粉饰、包庇邢某占等宗亲黑恶势力骗领征地补偿款的行为"合法化",更重要的是为自己的失职、渎职和保护伞、利益链开脱罪责。

  如今,虽然邢某占、邢某冬、邢某清等相关人员因涉嫌违纪、违法问题已被相关部门判刑或正在被调查、起诉之中。但与邢某占一起的黑恶势力、保护伞和余毒尚未彻底肃清,打击报复村民们的势力依然十分巨大,大路镇小不连沟村民们《整社移民搬迁》遗留问题的解决依然遥遥无期。老百姓此时才明白,中央和自治区既要猛打苍蝇,更要狠打老虎的决策是多么的英明和正确啊!

  如今,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和有关领导"带病提拔"村干部的证据确凿;包庇、掩盖、保护村霸等黑恶势力团伙的违法事实已无可辩驳,相关保护伞和责任人仍然逍遥法外,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七、八年来"烂尾"依旧。在当地影响极坏,群众不满情绪极大。

  如今,准格尔旗政府换了四届领导班子、大路镇政府也换了四届领导班子,然而大路镇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补偿遗留问题至今天仍然没有被解决,这的确有辱人民公仆的形象。

  特别是本届政府上任以来,村民们向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有关领导成百次持续、反复投诉和举报移民搬迁中的问题和选举中的问题,作为基层一级组织,闫飞书记、朱存良镇长和大路镇党委、政府为何对村民们反映的问题长期视而不见?将这样一个关乎百姓生产、生活、生存切身利益的大事情,放任成了被上级领导督办而长期漠视不管的重要案件,这到底是为政者解决基层农民事务的能力和水平问题,还是为官意识和官僚问题呢?

  公开资料显示:从小不连沟村民们搬迁"烂尾"到现今,准格尔旗大路镇经历了多届领导: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杨永军,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王 敏;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蔺建铭,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杜国华;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杜国华,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闫 飞;

  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朱存良。

  从小不连沟村民们被弃搬到现今,准格尔旗经历了多届领导:

  准格尔旗旗委书记祁毕西勒图(2012.04—2014.10),准格尔旗政府旗长麻永飞(2012.11—2014.12);

  准格尔旗委书记麻永飞,准格尔旗政府旗长额登毕力格;

  准格尔旗旗委书记乔允利,准格尔旗政府旗长王枫;

  准格尔旗旗委书记王瑞,准格尔旗政府代旗长苏日嘎拉图。

  令人纳闷的是,横跨这么多届领导,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搁置七年、举报七年,民生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原因何在?谁该为此担责?

  具体事实表现如下:

  一、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及相关政府领导与村官邢某占(已审查起诉)沆瀣一气,利用职权,故意打击报复村民,七、八年时间故意久拖不解决小不连沟个别村民的《整社移民搬迁》问题。涉嫌渎职、带病提拔干部、包庇犯罪、欺上瞒下、愚弄百姓、对抗组织监督,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恶意打击报复申请人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

  (一)无视实名举报详实证据,玩忽职守,涉嫌渎职罪、包庇罪,理应对其依法进行调查

  2013年以来,由于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主任邢某占和有关领导恶意阻挠小不连沟社部分村民们的移民搬迁。逼于无奈,村民们进行了七年多实名举报,向各级机关递送材料累计达2800多份次,证据确凿充分,但大路镇党委、政府闫飞和有关政府领导,准格尔旗纪委、监委白雁书记和部分工作人员一直漠视实名举报线索,长期不予立案、调查。直到在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的督办之下,七年多后,准格尔旗纪委才对邢某占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进行立案调查。不仅违反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应主动发现贪污腐败等线索,对实名举报线索要认真查处的规定,还刻意为贪污犯罪行为进行粉饰、遮掩,对抗群众监督和上级监督;对辖区内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及相关人员不采取相应措施,使辖区内大面积耕地被毁坏而无法正常使用,村民们至今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另文专述);放任贪污腐败、黑恶势力做大做强,涉嫌渎职、包庇,理应对其依法进行调查,构成犯罪的,应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二)带病提拔贪污犯罪嫌疑人,依法应追究其失职、失察责任。

  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及相关政府领导,不仅长期漠视村民们的移民搬迁问题和生活难题,而且与村官邢某占沆瀣一气,执意带病提拔邢某占当村委主任。2018年准格尔旗二旦桥村委换届选举前,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完全漠视村民递交给他的换届选举《紧急情况说明》(另文专述);完全漠视《紧急情况说明》中列举的有关二旦桥村委主任邢某占的大量违纪、违法事实和证据,无视群众监督和反映线索,我行我素、"带病提拔"邢某占,这简直是视党纪国法如无物!不仅有严重的失职失察之责,更有保护伞和利益链之嫌。如今,邢某占因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被纪委监委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带病提拔"村干部的事实和证据确凿,已无可辩驳。理应依法、依规严肃追究其失职、渎职和领导责任。

  (三)在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和实名举报过程中,以大路镇书记闫飞为首的有关国家工作人员有意遮掩、庇护以邢某占、邢某清、邢某冬等为首的宗族黑恶势力团伙"骗取"巨额搬迁补偿款的事实,拒不尽快解决和落实村民们七、八年之久的移民搬迁问题。为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极力开脱。

  以大路镇书记闫飞为首的有关领导对国家政策和法律规定严格执行的《村务公开》、《责令村务公开》事项,领导不力、监督不力,长期拼命掩盖巨额搬迁补偿账目背后的黑幕有待彻查。

  2018年9月2日,申请人向大路镇二旦桥村申请《村务公开》,依法申请书面获取相关村务、财务信息被拒。

  2018年11月24日,申请人向原大路镇书记杜国华、镇长闫飞多次递交《责令村务公开》申请书,一直如石沉大海,没有消息。

  2020年9月4日,大路镇二旦桥村主任邢某占在村务帐目说明中声称,小不连沟社征地移民搬迁补偿的账目根本就没有;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也讲,征地搬迁的信息,大路镇政府也没有。村镇两级都拒绝公开村务信息。

  准格尔旗及大路镇政府涉及征地搬迁的村社几十、上百个,涉及占地面积上千、上万亩,动辄几个亿、十几个亿,会没有征地搬迁帐目?非常有饽法理和常理。

  从2014年以来,经过不同方式的、漫长而又艰难复杂的努力和争取,终于在2020年12月1日,由大路镇政府牵头矿区移民办,对村民们多次请求公开的搬迁补偿账目在村内进行了张贴公开,但公示帐目信息仍然不全面,而且将补偿金额故意做了空白及遮挡。对涉及邢某占等人的真实补偿情况及补偿款流向进行了刻意隐瞒,掩盖邢某占关系网上更重要人物的贪污受贿情况。

  作为对搬迁补偿款负有审核、批复、监督义务的大路镇书记闫飞及有关领导和国家工作人员,难道不知道村内的账目不公开已经涉嫌严重的违纪违法?2013年实行村财镇代管后,大路镇政府对二旦桥村的账目更应该了如指掌才是,对存在的问题也应该心知肚明。大路镇政府只公开部分搬迁补偿账目,他们害怕暴露的到底是什么?这样明目张胆的为犯罪嫌疑人掩盖、粉饰,甘愿充当邢某占、邢某清等犯罪嫌疑人的保护伞,难道不是因为自己本身也参与了贪污腐败行为,保护邢某占等人也是在保护自己吗?大路镇书记闫飞在大路镇移民征地搬迁补偿中,到底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们拼命掩盖巨额搬迁补偿账目的背后,到底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黑幕待查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三百九十七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大路镇政府相关人员的行为已经涉嫌触犯该条规定,应当依法严惩。

  (四)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等相关领导和国家工作人员,长期拖滞不办理小不连沟个别村民们的移民搬迁,疯狂粉饰、掩盖大路镇二旦桥村委主任邢某占为21名亲属骗取1000余万巨额补偿款的事实,涉嫌为以邢某占、邢某清、邢某冬等人为首的宗族黑恶势力犯罪团伙明目仗胆充当贪污腐败和黑恶势力保护伞,为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极力开脱。

  一是申请人2013年以来一直反映村干部邢某占为周某芝、邢某冬、邢某良等宗亲通过违规操作骗取补偿款的行为,遭到大路镇政府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的长期包庇和掩盖。

  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于2015年9月30日作出大政函(2015)43号《大路镇人民政府关于贾某治信访反映事项答复意见的函》中对于申请人反映的该问题,认为与事实不符、查无实据;后准格尔旗人民政府作出准政函(2016)54号《准格尔旗人民政府关于大路镇贾某治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则直接一字不差地照抄照写大路镇政府的信访答复,也认为申请人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符、查无实据;2018年5月7日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出具鄂府信复函(2018)11号《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关于准格尔旗贾某治等人信访事项的复核意见》则直接选择踢皮球,让申请人就邢某占、周某芝违法领取征收补偿款的行为向法院起诉。众所周知,以违法手段骗取征收补偿款的行为构成刑事犯罪,属于国家机关应当依法追诉的行为!而不应淡化为民事行为,由公民个人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七年后,当时准格尔旗及大路镇政府信访答复认为查无实据的事情现在完全翻转!!!2015年政府不认为犯罪的人,后来都因为此事被判刑和处罚。相关责任人受到相应处分。周某芝、邢某冬、邢某良因诈骗征地补偿款已经被依法判刑,邢某占等人被审查起诉、调查、逮捕。是调查人员玩忽职守,还是故意包庇放纵犯罪?(另文专述)

  二是大路镇党委、政府闫飞等有关政府领导和国家工作人员对二旦桥村主任邢某占涉嫌利用职权为邢氏家族和宗亲成员21人骗取补偿款的事实竭力包庇、刻意掩盖,竭力为自己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利益链开脱和逃避责任。

  2010年-2013年期间,在大路镇小不连沟社进行整社征地移民搬迁过程中,小不连沟社长、后任二旦桥村长的邢某占,通过违规操作,将妻子、女儿、亲友等家族成员21人,采取户口迁入、补录、补报、非农户转农户等方式,将亲友中"有户无地"的人员按照"有户有地"的标准骗取征地补偿(见《邢某占等人把持基层政权涉黑涉恶》的实名举报材料),涉嫌骗领巨额征地补偿。

  大路镇政府的相关资料也显示,邢某占及其妻子等家族成员21人中,多人户籍有的迁入时间、补报时间或者出生时间均晚于98年二轮土地承包时间,但非常"巧合"的是后来这些人都通过他人提供证明、补报往年出生或者律师建议等方式满足了搬迁方案中按照"有地有户"人员领取补偿款的条件(背后有无暗箱操作,我们姑且存疑),甚至还有人非农业户口也领取了补偿款。对此,2021年2月27日小不连沟社召开的村民大会,超过三分之二村民要求按照"有户无地"人员认定。与大路镇政府及有关领导认定的"有地有户"补偿标准完全相左。

  那么,既然大路镇政府及闫飞书记等人不认同小不连沟社超过三分之二村民的自治决定,把涉嫌犯罪的村委主任邢某占的21名宗亲认定为符合"有地有户"的人员,并获得补偿款的行为"合法"(另文专述)。如果按照这种推论,小不连沟社还有许多村民与上述情况相似,但却未被一视同仁,未能按"有地有户"标准领取补偿。根据公平、公正原则,大路镇政府理应按同等原则给予未补偿村民发放补偿。

  这种凌驾于村民自治之上的论调看似公平,实际上是变相把涉嫌骗取土地补偿资金的"违法犯罪行为"转嫁为"正当行为",袒护这些不正当领取补偿款的宗族势力。其真实目的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掩护邢某占的宗亲骗领征地补偿款合法化,更重要的是为自己的失职、渎职和保护伞、利益链开脱罪责,为拒不执行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政策开脱。

  (五)大路镇党委和政府闫飞等有关政府人员,对小不连沟社《整社征地搬迁》过程中,重复获得二次补偿的有关人员骗取巨额补偿款的事实竭力包庇、刻意掩盖,为自己的失职、渎职、保护伞和利益链开脱和逃避责任。

  大路镇政府称:由于大部分村民不同意2010年的搬迁方案,故2011年蒙泰不连沟煤矿只与小不连沟社的10大户村民(包括周某芝【因骗取搬迁补偿款已判刑】、邢某清、邢某良等17小户)签订了搬迁补偿协议,2011年蒙泰不连沟煤矿为小不连沟社10大户村民共发放搬迁补偿费用12467742元进行移民搬迁,但获得移民搬迁补偿后的上述10大户人员又在小不连沟社大肆进行新的鱼塘、房屋、水窖、养殖场、种植树木等建设,不仅无人监管,而且还于2013年又重复领取了10011120元的新建巨额补偿费用。村民们质问,第二次继续重复领取补偿款,为何不是全社的人都采取同样做法,而仅仅只有这10大户人员才能享受如此特殊待遇?如此巨大的金额,如此放纵的监管,10大户村民难道能独自吃掉?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难道没有贪污腐败和利益输送?(另文细述)

  对于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涉嫌违法犯罪行为,村民们多次频繁举报,都不能引起大路镇政府闫飞书记、准格尔旗纪委监委白雁书记及相关领导的重视,仍然纵容如此严重的涉嫌违法事件长期存在。赤裸裸的保护和纵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就发生在法制健全、反腐倡廉的中国,难道不值得深挖保护伞、严肃追责、严打毒留吗?

  (六)村镇两级领导长期粉饰、包庇"巨额虚假"补偿,实施多重搬迁补偿标准,大搞形式主义,故意设置人为障碍拖延对申请人公司财产的征收,影响正常的生活和经营活动,打击报复申请人,充当村霸黑恶势力保护伞。

  1、七年前,在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整社村民全部搬迁》的情况下,由于邢某占、邢某清等人勾结大路镇政府侯某东等人,沆瀣一气,打压、报复申请人,违法侵占、骗取搬迁补偿款,致使包括我在内的部分村民的搬迁工作无法落实,合法经营的运输公司被逼停滞。申请人合法所有的公司、房屋、冷库、养殖场、道路等生活及生产设施和建筑物等不仅应拆未拆,应补不补,生产道路被霸占,养殖场被铲除,致使正常生产经营瘫痪。不仅造成了经营公司巨大的损失,而且在遭受打击报复的同时,也遭受了被疾病、被失信和被银行多次执行的连锁灾噩和危难。

  从2017年以来,反映人多次被准格尔旗人民法院下达执行通知书。2017年下发(2017)内0622执1637号、2020年下发(2019)内0622执恢162号、2021年下发(2019)内0622执恢162号等执行通知书。承受着各种精神压力。

  2、小不连沟村实际土地数额只有4911亩,但是在大路镇有关领导监管审核的征地补偿明细中,仅邢某清一人获得幼3果补贴的亩数就高达6696亩。一个人占有的土地补偿面积超过全村所有土地面积总和1000多亩。

  从大路镇政府公开的部分账目中发现,邢某清在2010年第一次获得了巨额补偿款,在2013年又重复进行补偿时,仅征收的房屋数就高达10000平方米!!!大路镇政府和相关部门直到现在仍然不予细致审查。(另文细述)

  这种缺乏监督的"巨额虚假"补偿背后,不仅是有关人员肆无忌惮的贪婪与"犯罪",更是包括大路镇各有关领导在内的利益链之所以极度庇护黑恶势力,进而打击和报复申请人的根源。

  3、大路镇2010年已经搬迁和补偿的10户村民的多处在建项目,都能在2013年全部进行重复搬迁、重复补偿。但准格尔旗、大路镇以及二旦桥村在移民搬迁过程中,还有许许多多的无证土地、无营业执照手续的煤场、养殖场等都依据煤矿采区补偿办法按营业场所和设施进行了补偿。二旦桥村小不连沟全社村民的多处养殖场都能全部补偿到位,邢某清10000多平米的房屋更是能快征快补。唯独申请人和个别村民的养殖场却被"村霸"邢某清和大路镇政府工作人员粗暴推倒,没有按实际情况补偿,而且申请人个人的生产道路也被村干部邢某占霸占并强行领取补偿款。反观申请人的运输公司经营大院、约300多平米的公司库房和1100多平米的公司办公大楼,营业执照、土地使用证、完税证明等手续齐全合法,在符合国家、政府拆迁补偿条例中对商业用房搬迁认定的情况下,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都同意依法依规进行商业房评估认定和补偿,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公司当时也愿意对我们运营中的运输公司进行收购。却被村镇两级干部长期打击报复,严重阻挠,以至于七年多该搬未搬,该补未补。进行赤裸裸的变相打击和报复!

  如今,大路镇政府闫飞书记及有关领导仍然故意刁难,恶意报复和拖滞,让申请人每天疲惫地在申请、催促、再申请、开会、再催促、再开会的恶性循环中奔忙。没有一次拿出过任何实质性解决方案,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解决小不连沟移民搬迁遗留问题的诚意。

  如此种种,整个移民搬迁遗留问题工作一直处于"烂尾"状态,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另文细述)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领导干部是否真正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意识和行动,不是看指标,不是看会议,而是应俯下身子走进村民家中,凭着良心问:如果这是领导干部自己的家,这是自己的事,这样做能对的起自己、对的起父母吗?

  二、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及相关政府领导,原二旦桥村村长、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等长期拖滞、阻挠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长期把持基层政权,参与涉黑涉恶案件,其违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但申请人从2014年到2021年以来,举报七、八年之久一直未得到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大路镇党委政府等相关部门和领导的答复和处理,其背后存在实力雄厚的保护伞

  大路镇二旦桥村主任邢某占在担任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长、小不连沟社社长期间,在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征地征收补偿活动中,不仅阻挠村民们的正常移民搬迁,还为亲友谋取巨额财产;向村民索贿、向领导行贿;侵占集体、个人财产;利用宗族势力横行乡里,拒不公开涉及村民利益的重要村务信息;其宗族势力常年来把持基层政权,已经在当地具有一定影响力。参与并实施违法违纪行为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申请人七年来成百上千次依法向大路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干部以及上级纪委监委等相关部门和领导反映上述情况。仅最近两年,有纪录的反映材料就多达2800多份次。仅从2019年1月2日以来,就向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白雁实名反映过有关邢某占违法违纪问题的举报材料达158次之多;向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及高飞主任等、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举报中心等实名反映过有关邢某占违法违纪问题的举报材料多达535份次;向准格尔旗大路镇现任党委书记闫飞、镇长朱存良等有关镇领导实名反映过邢某占等人违法违纪问题的举报材料多达上200多份次之多,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和大路镇党委政府有关领导和国家工作人员均对申请人的实名举报,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向申请人告知受理情况,也没有关于案件进展的进一步告知。对于明显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大路镇党委、政府有关领导和各级政府工作人员包庇纵容,完全视而不见,对其他机关单位已经发现并移送的犯罪线索也置之不理,放任邢某占等人继续横行乡里,胡作非为,导致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后遗留的问题,多年来一直被打击、阻挠和搁置而无法得到解决。(另文专述)

  而且,即使邢某占涉嫌利用职权协助宗亲邢某冬诈骗国家征地补偿款(已判刑,(2019)内0627刑初351号)已成事实的情况下,在2019年伊霍公安局转交邢某占有关涉嫌犯罪线索后,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和大路镇政府在违法线索面前,仍迟迟不对邢某占进行立案、调查和深究。

  在申请人对邢某占、邢某冬、邢某清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举报的过程中,曾多次遭到这伙宗族黑恶势力的打击报复,甚至遭到对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威胁。邢某占等人更是猖狂的让我随便到各级政府及纪检监察部门举报、控告,并扬言不知道部门和地址他们可以告诉我,找不到衙门口可以送我去。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强硬的底气?又是谁在背后充当他们的保护伞呢?

  三、对于有意制造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烂尾"、违反工作纪律、涉嫌包庇纵容村霸黑恶势力发展、涉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和政府有关领导、准格尔旗纪委监委部分工作人员,应当依法严厉追究其相应责任

  截至2021年3月底,申请人实名举报的小不连沟社搬迁补偿案中,涉及到的邢某冬、邢某清、邢某占、周某芝、邢某良等人已分别被调查、逮捕、判刑,原副镇长侯某东、原副镇长王某,矿区发展协调中心主任杨某、干部白某、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公司领导王某、时任大路派出所所长白某等多名公职人员已被和正在接受党纪、政纪和法律处分。

  小不连沟社在整体搬迁过程中,有关人员不仅阻挠小不连沟个别村民们的移民搬迁,造成七、八年"烂尾", 而且涉及到的补偿款高达1亿多元,到目前为止牵涉的违法违纪人员已有十几人,已构成典型的党员干部集体腐败、塌方式窝案要案。在整个准格尔旗、大路镇和蒙泰不连沟矿区的所有征地移民搬迁过程中,涉及到的补偿款更巨,贪腐行为是否也更为严重呢?还有多少黑幕因地方保护而没有被揭开?村民们还需等待多久,小不连沟《整社移民搬迁》"烂尾"才能彻底解决?

  根据《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第四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对于不依法履职,违反秉公用权、廉洁从政从业以及道德操守等规定,涉嫌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以及浪费国家资财等职务违法、职务犯罪行为,均有权向纪检监察机关提出检举控告。第十条规定,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对属于受理范围的检举控告,应当进行编号登记,按规定录入检举举报平台。第二十六条、二十七条规定,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部门对属于本机关受理的实名检举控告,应当在收到检举控告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告知实名检举控告人受理情况。承办的监督检查、审查调查部门应当将实名检举控告的处理结果在办结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向检举控告人反馈,并记录反馈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发现重大案情隐瞒不报,或者私自留存、处理涉案材料的,对负有责任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理。在查处违纪违法案件中,瞒案不报、压案不办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开除党籍。

  由于大路镇党委和政府、以及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长期不履行监督职责、行政职责;没有不折不扣地即时执行准格尔旗委、旗政府的文件精神;没有即时对小不连沟社整社移民搬迁中遗留的实名举报事项进行监督、处理;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也在没有完成二旦桥村小不连沟整社移民全部搬迁的情况下继续长期采煤(另文专述),给我本人及众多村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和被动,让我们在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的同时,也遭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大路镇某些领导人员的长期不作为,使一些违法分子长期消遥法外,即使在扫黑除恶的大好政策之下也极难受到惩处。

  综上所述,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闫飞和有关政府领导、工作人员,准格尔旗纪委部分领导和工作人员在工作过程中涉嫌严重失职,涉嫌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在工作岗位严重渎职,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做的乱作为,严重侵害群众合法权益。申请人依据《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第三十五条规定,对受理机关以及处理检举控告工作人员的失职渎职等违纪违法行为提出检举控告!以清除领导干部中的贪腐之徒、害群之马、保护伞和利益链,以严明党纪国法。

  恳请对给政府公信力及百姓生产、生活造成恶劣影响的村镇干部予以严惩;对多年来长期利用职权打击、报复,拒不执行政府政策,拒不解决民生问题的官员依法予以问责和严惩。

  恳请中纪委、省纪委、市纪委能够高度重视申请人提供的线索,对涉嫌违法违纪的行为依法给予相应处分。

  恳请省、市、旗领导从重从快督办,从重从快解决准格尔旗大路镇小不连沟社拖滞七、八年之久的《整社移民搬迁》遗留问题!

  此致

  申请人:贾某治

  2021年5月9日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