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热线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万源一干部遭无辜羁押550天 满刑后被要求以50万补偿不再上告!

来源:生命健康网| 2021-06-04 11:58:15

为了给上级领导一个交代,通过“栽赃举报”,办案人员 “密切配合”,人为制造了一起冤案,让我无辜失去人身自由550天。刑满释放后,又不断收到中间人传来信息,说他们知道错了,愿意给50万元补偿叫莫再告了。更有人直言,政府对我的罪 “盖棺定论”,再告都无用。

这样奇葩的事儿,就发生在四川万源(县级市)。

01悲剧的“替罪羊”

2018年10月,万源市3乡镇发生了松线虫疫情。2019年2月大面积集中爆发,但防治成本已大幅下降,达州市政府督查专员亲自到现场指示降价。但有人依旧沿用过去的价格进行统计,向政府上报项目需求资金4000多万元,里面的猫腻大家都懂的。

果不其然,这个4000多万元传出去后,引起了民愤,市委政府要求严查。由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本该承担责任的人得以顺利脱身。在必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我这个和后来的防治项目没有丁点儿关系,已经卸任分管领导的人,却很悲剧的成为了“替罪羊”。

直到纪委找上门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被一个叫丁永松的人举报了。

之前纪委曾两次介入调查,终没有发现我有任何违法的问题。于是,不惜一切代价,栽赃举报、办案人员密切配合,开始了第三轮调查,经刑讯逼供、弄虚作假等手段给我扣上“受贿7.1万元”的罪名。

02“受贿7.1万元”是如何炮制的

我们来看看这笔可笑的“受贿7.1万元”,是如何炮制出来的?

一、借款2万元还信用卡被认定为受贿

这笔所谓的2万元受贿,是我某次因信用卡即将逾期,在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向刘子辉借款2万元解燃眉之急,由于不能及时还钱,经电话沟通后,他同意我延期还款。但一审法院却以刘子辉是我工作上的服务对象,且没有约定“还款期限”为由,认定我受贿2万元。

二、已归还的1万元借款被认定为受贿

与刘子辉同一时间,我向该冤案的栽赃举报者丁永松借款1万元,归还一年后仍被揪出作为受贿。一审法院居然以“担心自己索贿的事情被发现而主动归还”的理由,认定我受贿事实成立。

三、解决单位1.9万垫付医疗费被认定为受贿

某次单位同事发生车祸,需垫付医疗费,我向领导汇报,他让我先垫付,后由单位来想法解决,而后来单位又无法解决。我本一穷二白,无法解决。于是,在领导的授意下,我向有工作交集的何力和赖立分别收取0.9万元和1.0万元,解决了单位同事车祸住院医疗费等遗留问题。而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垫付款,同样被一审法院认定为受贿。

四、莫须有的1.5万元受贿

这笔所谓的收受温兴建1.5万元贿赂,就更可笑了。这笔被法院认定的贿赂,是我在纪委三个主任的威逼、诱骗、恐吓、虐待下,不得已学习壁虎断尾求生而编造出来的。

五、收到0.7万元属实

在2016年我收到刘志辉分两次送的0.5万元和0.2万元确实属实,在这里我真诚地向全国网友道歉!

03罄竹难书的逼供手段

再来看看纪委办案人员是如何知法犯法,虐待我的

自从被采取留置措施后,每天24小时被监控盯着,并由两名特勤2小时一班轮流值守着,苛刻地被要求以一个僵尸姿势,一刻也不能动弹的坐17个小时。17天后,才允许刮胡子、洗澡、剪头发。此时我的身体已遭受到严重的摧残,双大腿充血胀痛,大便结燥便秘,全身长满了疮,人很虚脱,一站起身就摇晃要倒下……

又被限制吃饭、限制喝水、限制活动身体,甚至不准喝水、甚至不准活动身体。

还被瞿主任以奇特的“语言训练”和“坐姿整顿”进行折磨,导致我血压猛增,脑充血,当场晕倒……他们不但不给我叫医生,武主任还跑来骂我,说是装起的……但第二天一早例行体检,就听女医生在责怪安全员说血压怎么升高得这么异常!当时仍测得血压达149。直到现在我的身体都很差,还时常感觉头晕。

\

种种手段,罄竹难书!

再看看纪委工作人员是如何对我威逼诱供的

龙主任——

“我不相信你能收个几十万、几百万,以你的职务,收个几万元是可能的,是绝对没问题的。”

“如果你不老实交待,我会5毛5毛查你的账,让你一夜回到解放前!”

“即便这个举报件不属实,我们一样也可以找其它理由来查办你。”

“以你和温老板的关系,没有收过温的好处费是说不通,不合情理,是不合逻辑的。”

瞿主任的手段,如出一辙。

“如果你不老实交待(栽赃举报件),我随便在你2019年的松材线虫工作中就可以找个罪坐死你!”

“如果你不老实,不听话,我随随便便就可以在你的工作中找个罪让你坐上七、八年的牢!”

“你那样说是借的三万元的话(不承认借的三万元钱是受贿),我就不给你整材料,就让你这样一直坐下去。”

小蒋——

“这里(留置中心)是产生“三高”的好地方,如果你还不老实交待,我就让你把屁眼儿坐烂!”

在举报人、纪委和检察院、法院的紧密配合下;在三次开庭证人都不敢出庭,甚至要求视频作证都不敢的情况下;在我要求法院提供证据都被纪委以保密为由拒绝提供的情况下;一桩人为制造的冤案就这样产生了,最终,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

04为掩盖罪恶,被要求补偿50万停止上告

当我刑满释放后,万源纪委就传出声音,说政府给我已经盖官定论了,再告也是无用的。

我仍然告到四川省纪委,省纪委责成达州市纪委查处,但达州市纪委电话口头回复,说我反应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又反应到国家信访局,万源纪委不得已给我整了一个无结果的处理意见书。同时对丁永松栽赃举报一字不提?

\

无奈之下,我只好在网上发贴子求救,试图将我的遭遇曝光于天下,将这些炮制冤案的混蛋嘴脸呈现给广大网民和上级领导。可万源市公安又出面找到发贴人给我删完了。

但公安能删得掉帖子,却删不掉民心,更掩盖不了真实发生过的罪恶。

或许是担心我的继续举报和曝光将心里有鬼的人牵连出来,有人终于慌了。

在我不断向上举报期间,有多起人给我联系,说有人愿给50万元,叫我莫告了,说我的案子已经是政府板上钉钉了。

联系的人称,他们知道错了,再告还要遭很多的人,如果把那些人告翻了去坐牢,我就一分钱的补偿都拿不到,让我要认清现实。

他们还称,只要我收了这50万元,不再继续上告,达州市纪委就会象征性的处理一下他们,并说他们在达州市纪委有人,关系处得很好。

05冤判被上级法院推翻

皇天不负有心人!4月22日,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刑事裁定: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四川省万源市人民法院(2020)川1781刑初9号刑事判决,发回四川省万源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

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刑事裁定固然让我欢欣鼓舞,可我仍担心:让当初人为制造我冤案的法院继续审理我的案子,我敢相信吗?他们能做到公平公正吗?万源市人民法院有自扇耳光纠错的勇气吗?

如果他们为了自身的脸面和责任而推脱,更为了保住背后那些当初不惜制造冤案都要保护的问题官员,他们就极有可能歇斯底里,继续咬定冤案不放松,到时,我又能怎么办?

尊敬的上级领导和全国网友们,这是一场基层清白干部与打着国家纪检监察机关旗号的个别权力腐败官员的斗争。一些人打着党组织的旗帜,借用着国家机关,滥用权力来对付我。原因是我揭穿了这伙人的罪恶目的,而万源纪委监委又拒不认错,怕错了影响他们的形象,怕追究他们的责任,而万源法院、万源检察院又被绑架在他们一条船上,又是这次政法系统被整顿的对象。在这样的情况下,万源市人民法院能做出公正的判决吗?

一边是我一个小基层干部的清白,一边是可能因此而导致数个问题官员落马或受处分,孰轻孰重?如果在不考虑法律的公平性甚至继续践踏法制的情况下,我极有可能继续成为牺牲品。将案子打回制造我冤案的一审法院审理,无形中更增加了这种可能性的机率。

特此,我希望上级部门将我的案件交由异地审理,或由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直接审理,如果必须由万源市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我希望这次的庭审能全国现场直播。请大家拭目以待!

06各方小丑粉墨登场

在我这起区区7.1万的冤案中,非常真实的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官场现形记”,各方小丑,粉墨登场。

丁永松——诬陷者

丁永松此人,虽然是一介商人,却是制造这起冤案的重要角色之一,亦是最主要的受益人之一。

丁永松曾高价中标万源驮山公园松线虫防治工程,成了一群蛀虫瓜分国家防疫资金的工具,他本人自然也受益不菲。这次他栽赃诬陷,让我当“挡箭牌”、“替罪羊”,无疑是为了保住后台高位和利益集团既得利益的最好办法。

所以,他被人指使站了出来,成为攻向我的第一发炮弹。

三个纪委办案人员——冤案刽子手

有了诬告举报材料,就要有人来执行。于是,三个纪委办案人员就成了坐实我罪名的刽子手。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即使挖地三尺,居然也查不出我有任何违法问题。为了完成主子交代给他们的任务,威逼、欺骗、恐吓、虐待、造假等一系列手段就在他们的手上诞生了。

检察院、法院——沿着错误的方向一错再错

作为维护法律公平正义的检察院个别人来说,明知是冤案却不敢主持正义,这是严重的不作为,严重的渎职行为,是在为法制蒙羞,他们,愧对头顶的国徽。

万源法院个别人作为维护法律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迫于压力,彻底丧失了良心和职业道德,摇身一变成了践踏法制的施行者。

某领导——真正的幕后黑手

至今,我不知道是哪个领导在后面主导了这一切,让商人、纪委、检察院、法院都要听命行事,各司其职的为我这么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而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违法乱纪,不惜践踏法制都要将我送进监狱。

这就是你所谓的不忘初心,这就是你所谓的人民公仆,这就是你所谓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

这个幕后黑手不除,不知道以后还会干出多少令人发指的罪行出来;这个幕后黑手不除,万源将永无宁日!

最后,我再次呼吁并提出要求

1、本案中隐藏着一股邪恶势力,丁永松是其一,也正是这个团伙在故意栽赃陷害我。希望有关单位能从丁永松入手,严查这起邪恶势力!

2、请避开达州市纪委,重新组队调查万源三个办案主任的违法事实;

3、请明察万源纪委三个主任与栽赃举报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是谁在当这个栽赃举报团伙的保护伞?

4、严查该起冤案背后影响司法公正判决的黑手!

试想一下,如果法律都不能悄无声息地保护我们这种被坐冤狱的弱者,如果正义之光都不能敛声息语地普照那些真正为民办事反而被陷害入狱的清白干部,那么,我们的社会,最终会沦落为经济、权力双腐败横行的社会。

尊敬的各级领导,全国网友:

我叫张发君,男,生于1973年2月,四川万源人,原万源林园局机关党委书记。身份证号:513024197302080030。电话13508258619.

求社会关注我!

\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