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热线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一法官被实名举报

来源:互联网| 2021-05-31 14:10:55

举报人:潘海清,男,汉族,1972年8月17日出生,家住郑州市二七区郑密路88号院14号楼22号,身份证号:41302319720817003X,电话18639272020。

被举报人:郭洪山,商丘市睢阳区法庭庭长。

举报事实:1、郭洪山庭长不顾法律事实,徇私枉判;2020年3月,我在睢阳区法院起诉毕卫昌时,其公司营业执照及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其已于2018年7月将名下股份全部转给第三人,对我方已构成事实违约,转让协议已无法执行,所以我方要求解除原协议并返还我方前期支付的款项;但郭厅长不顾既有事实(类似一房两卖),反而认定对方是代持,不影响协议生效;2、郭洪山庭长诱迫我方法务撤诉(有我方法务与我对话录音为证),说对方毕卫昌已找人干预,说我方败诉的可能性大,建议我方撤诉;3、由于撤诉造成对方营业执照股东重新变更,毕卫昌重新作为股东起诉于我,要求履行协议,一审二审再审均判我败诉,致使我个人财产和信誉遭受重大损失,身心疲惫,连带公司经营岌岌可危。现将事情经过叙述如下:

2017年,在朋友的引荐下,商丘乐至宝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毕卫昌找到我说想要经营家居建材商场,苦于没资源不懂经营,加盟红星美凯龙、居然之家成本又太高,所以想要加盟我创立的品牌简美美家。出于帮助同行和朋友的目的,我答应双方合作,经过8个月的筹备后,商场于2018年4月开业,但乐至宝公司一直拖欠我方相关费用,商场员工工资也经常拖欠。在多次催要无果下毕卫昌提出债权变股权,出于对商场商户负责的态度,我被迫同意,于2018年6月1日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当时我要求其股权必须是真实出资(转让协议中有该约定条款),毕卫昌也口头承诺说他在乐至宝有25%的股份,投入了300多万元且是真实出资,当时在场人员有乐至宝商贸有限公司幕后管理人程总(程元义)、我方有商场委管负责人余飞。我方只要12.5%的股权,按毕卫昌说的,公司成立时他认缴了25%的股权,其中12.5%是1372500元,并且这个认缴出资是已经实际出资,让我给他1372500元。

我当时支付了5万元诚意金,并约定2019年12月前分批以乐至宝公司拖欠我方的管理费、加盟费及年度服务费等费用抵扣。期间,有毕卫昌也给我方打的收条及我方发送的股金情况函和催办函等可以证明。当我方全部抵扣完股权款后,乐至宝公司一直拒绝审计,不配合办理过户手续,每次我方催促审计,他都以股东多,不好聚,又说账上没钱,交不起审计费等原因一再推脱。更气人的是对方一直不支付股权款抵扣完后新产生的近20万元欠费,因抵扣期间派驻人员费用一直是我方垫付,此时我方已无力再行垫付派驻人员工资及劳务费,不得已遂于2020年3月解除委管合作,但对方欠费一直拖延不支付。为维护权益,我方于2020年3-4月在商丘市梁园区法院、睢阳区法院分别起诉乐至宝公司和毕卫昌,结果梁园区法院2020年9月判决乐至宝公司向郑州简美公司支付拖欠费用;睢阳区法院郭庭长诱迫我方撤诉。当时,我考虑到毕卫昌个人资金困难,起诉目的只要他返还我转给他的现金24万元,其它的股权款,依然作为公司欠费走诉讼流程。当时起诉毕卫昌之后,查看他公司信息,发现乐至宝公司营业执照中的股东并没有他,核实后发现,他早在2018年7月就将自己名下的25%的股权转让并过户给了一个叫毕华昌的人。按正常逻辑讲,我方入股乐至宝公司,乐至宝公司应该召开股东会认可我购买,毕卫昌如果再转让股权,也应该让我知道,这不是类似于一房两卖吗?

\

但我起诉毕卫昌到睢阳区法院后,法庭郭洪山庭长偏向对方,威胁我方法务说极大可能判决我方败诉,最好让我方撤诉,我方法务说商丘法庭人情太重,水太深。当时我认为我方公司诉乐至宝公司的欠费纠纷是我方胜诉,毕卫昌这边欠的约20万元,如像法庭所说败诉了,也不好看,可以下来再说,也就同意撤诉了。但没想到的是,我方撤诉后毕卫昌迅速将其公司营业执照中的股东名字改了回来,又随即在梁园区法院起诉我让我个人履行股权转让协议,结果是一审、二审及再审我方都被判败诉,我不知道天理何在?一是公司对公司我方胜诉了,可乐至宝公司却是一个空壳公司,没钱,商户的租金收取直接到乐至宝公司财务的微信和支付宝上了,乐至宝公司的对公账户无资金往来!摆明是乐至宝公司欠你钱,但没钱给你,你个人还得给我钱,这不是一个大坑?明明转让协议上对方保证股权是真实有效出资,实际却一分没出,与营业执照和公司章程信息严重不符,庭审中法庭并不质证对方!毕卫昌向我和另一人两次转让股权,均是由他提供的统一格式的转让文本,转让价格可以不一致,但毕卫昌的认缴资金和实缴资金应是一致的,可事实上,工商信息显示其认缴和实缴及与转让协议约定明显不符,属于明显欺诈!法庭不采信,反而说我方愿意高价购买,公理何在?我方律师坦言商丘营商环境极差。2020年12月29日下午与二审法官朱利明在二审结束后一起吃饭,询问说说已定维持原判,还说不知道其它情况,等明天再说,结果两天后结果就是维持原判,我伤心透了,难道这就是我一直以来遵守的相信的公平公正、有理走遍天下的法律么?私下打听,有朋友反映毕卫昌找人了,还说在商丘只要有人,专吃外地人,即使你有理也没用。现实名举报商丘市营商环境极差,官商勾结,案件徇私枉判,致使我在商丘引入资源营商的三年里,不仅应得的合法收益未得到,被因枉判致负债累累,举步维艰。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