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热线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神农架现代版"农夫与蛇"的故事:股东陷害股东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来源:法制在线| 2021-05-01 11:45:46

张先忠,"华中屋脊"神农架大山深处的一名民间中医;胡霞瑛,繁华城市里的一名商人。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人因生病治疗相识,走向合伙经营;后因利益结仇,胡霞瑛极尽诬告陷害之能事将合伙公司逼停。

\

(两股东共同经营的公司资产已接近停摆。)

两个股东演绎了一部现代版"农夫与蛇"的故事。从合伙经营到退股闹剧,从刑事侦查到民事诉讼折腾多年,最终导致公司停业,债台高筑,投资失败,谁之过?

从求医问药到合伙获利

张先忠,湖北房县野人谷镇神农峡风景区杜川村人,祖上十几辈人都居住此地,其父亲为当地民间草药医生。

张先忠原是一名人民教师,从小受父亲影响,开始从事食用菌种植与中草药研究,种植与开发成果屡见当地与全国报刊,其各种荣誉也接踵而来。

\

经过多年艰苦创业,其建造的康养中心与研发的中草药秘方等市场价值近亿元。

从2000年开始,张先忠将神农架道地中药材及天然营养素物质结合,以现代生物发酵技术研发成"红豆杉复方生物制剂", 后取名为为"神农素"。

该制剂秉承的就是"药食同源"理论,广泛用于癌症病人调理与康复。经过长期研究及产品试用,得到了广大癌症患者认可。同时,当地相关部门将该成果作为红豆杉产业链延伸产业进行推荐与报批,张先忠也因此被人们誉为"当代神农"。

\

为让研究成果惠及更多的老百姓,带动大家一起富裕,张先忠先后成立了湖北房县神农峡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峡公司")、神农架林区生态资源开发利用研究中心、房县野人谷中药材农民专业合作社和房县炎帝仙草黄酒厂等。

2014年,在北京从商的禹海霞、胡霞瑛与丈夫陈叶水等人与张先忠结识。此时,陈叶水身患尿毒症多年,已出现严重肾衰竭;还患有严重的皮肤病,全身发黑,四处求医问药。

经过了解,陈叶水开始使用"神农素"。使用一段时间后,调理效果显著,身体逐渐得到康复。随后,陈叶水将这一产品推荐给家人与朋友使用,调理效果同样显著。

为此,商人出身的胡霞瑛瞄准了这一商机,以"帮张先忠的创新产品进行临床应用及市场推广"为由,不断从张先忠处购买"神农素",然后高价贩卖给患有癌症的亲友或其他癌症患者,从中获取了巨额利润。

从2015年至2017年,胡霞瑛几人通过购买"神农素"产品,经包装销售,获利达千万元。然而在巨大利益面前,与人"分享"利益远远不够,由于国内审批条件限制,2016年6月1日,胡霞瑛在美国成立"美国新世纪微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国新世纪"),随后,将张先忠开发研制的"神农素"在美国注册成新药,然后返回国内市场销售,这一行为被指为后期"合作与分手"作了铺垫。

有了国外公司与品牌,仅做"中间商"肯定受制于人,胡霞瑛开始破解张先忠"神农素"秘方,谋划在美国申报专利。

\

2016年11月8日,在多次破解"神农素"产品核心工艺、配方失败后,胡霞瑛谋划投资2000万元对张先忠控股的神农峡公司增资扩股,占股45%,双方进行全面合作。

签订增资扩股协议后,胡霞瑛分两次注入1000万元扩大生产销售规模。2017年2月17日,为形成生产、销售与病人调理产业链一体化,胡霞瑛注册成立湖北房县神农峡中医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农峡中医馆"),张先忠和胡霞瑛各占股45%,由胡霞瑛出任法人。

"神农素秘方"从狭义上讲,注入了张先忠一生的心血,应该受到维护;从广义上讲,是利用了神农架道地药材研发的"国宝",应该受到保护,不容出卖他国。

秘方技术与资金有效结合,应该能为企业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能。然而,在双方合作中,"神农素"秘方成为合作双方"攻与防"的焦点,最终合作导致 "破局"。

报案陷害逼停企业

"神农素"这一秘方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也潜藏着巨大的财富价值诱惑。

据张先忠介绍:胡霞瑛为掌控"神农素"秘方,以"美国新世纪"名义与张先忠合伙,承诺交出秘方便可获取公司25%的股份,但遭到张先忠婉拒。由此,胡霞瑛提出退股索赔,两人矛盾不断升级,直至由民事升级为刑事。

\

胡霞瑛注入资金不到三个月,以未能获取秘方为由提出退股,索赔金额高达2800万元,遭到张先忠拒绝。此时,胡霞瑛采取了跳楼、绝食、侵入住宅、搜家、组织闲散人员侵入公司并霸占经营场所、在公司餐厅抢食客餐、在公司门牌上强行悬挂其他公司牌匾等一系列违法行为。

为达到目的,胡霞瑛还组织"网络水军"在网络媒体上造谣毁谤张先忠,直至多次报案将张先忠收押。此行为被指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该起矛盾本是一起经济纠纷。但为达到个人目的,胡霞瑛将民事纠纷上升至刑事案件。以"诈骗"、"生产销售假药"等向省、市、县相关部门和人员举报,然而,相关部门在办理该起"案件"中的合法性也遭到质疑。

从2017年4月起,湖北省食药局执法局李某某、房县食药局卢某以"执法检查"为名,对神农峡公司正常经营活动进行频繁干扰,仅在2017年4月份的20来天时间里,所谓的"执法"就达4次之多,扣押的财物至今也没有一个说法。

让人惊诧的是,2018年1月19日,十堰东岳公安部门异地用警在张先忠小儿子新婚之日组织50多名荷枪实弹特警,将张先忠与其儿子带走,并2月4日(农历大年三十)将张先忠正式批捕。

据介绍,公司五处保险柜的资料,十几台电脑拖走,五家公司的执照、公章被拿走,多处大门被贴封条,46名公司员工被解散,造成公司红豆杉种植业务中断,直接损失达8000多万元。

更令人难以置信是,工作人员三番五次"苦口婆心"地劝张先忠把"神农素"秘方交出来,不然胡霞瑛他们要把他两个儿子抓进来陪他。不久张先忠被鉴定为有"双向情感障碍"精神疾病,被取保候审。

\

2020年9月18日,在案件先后经过几次补充侦查后,十堰市张湾检察院认为:经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仍然认为房县公安部门认定张忠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最终决定对张先忠不起诉。

合作闹剧自讨没趣

心怀鬼胎,自食其果。

胡霞瑛一家人从求医问药到治愈康复,从介绍病人到销售获利,从投资参与到持股经营,收获颇多,应该知足,胡霞瑛与丈夫陈叶水也应该感恩张先忠。

然而,他们在利益面前把救过他们和亲友命的"神农素"称为"假药"而报案。为了获取"神农素"秘方,以张先忠生产销售"假药"报案进行"逼宫",最后造成公司停业至今的后果。

张先忠研发的红豆杉复方生物制剂调理产品,选用优质神农架地区天然药材,采用生物发酵技术,通过低温发酵,最大限度保持了药材药用成分的活性;通过口服,复合菌群活性酶载体将药用成分、微量元素及维生素快速吸收送达人体血液、细胞,从而改善身体血氧含量,增强呼吸、循环功能。撰写的《红豆杉在现代医学中的功效和应用前景》发表在《发现》杂志上。张先忠2020年5 月,张先忠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商学院聘请为客座教授;2021年4 月,中国民族卫生协会肿瘤防治专业委员会聘请张先忠为该会技术部专家与培训部难治病研究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

众所周知,在2020年疫情期间,以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其疗效显著,中医药学进一步得到世界认可,众多民间"药方"在疫情防治中得到广泛应用。"神农素"在防疫中也得到有效发挥,当地相关部门将张先忠研发的产品与应用进行推荐与报批。

广大中医认为:"红豆杉复方生物制剂"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中药治疗一人一方的难题,也为抗肿瘤防治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如能得到重视与推广,形成产业链,在推动我国中医药发展的同时,还可有力带动神农架区域中药材种植,延长产业链,乡村振兴,造福百姓。

胡霞瑛和张先忠合伙经营公司,通过追加投资是想促进公司更好的发展,这本是一件好事儿。但只因一已私利,害人更害已,假若刑事案件成立,胡霞瑛作为法人、股东也难逃法律的制裁。然而,胡霞瑛却以受害人的身份逍遥法外。

报假案,毁人名节;在遭受道德谴责同时,还会遭到合作方诉讼赔偿。同时,还会牵连帮过她的"好心人"。据了解,张先忠以胡霞瑛"损害公司利益",造成企业停业至今,将胡霞瑛诉讼至法院,诉求赔偿其损失并退出公司。

司法办案,疑点重重。胡霞瑛作为神农峡公司主要股东、神农峡中医馆法人,应与张先忠同责,为何只关押张先忠?相关部门是不是涉嫌选择性办案?胡霞瑛将"神农素"在美国合法注册,并返销国内市场,从"合法性"讲,它不是"假药";如果是"假药",胡霞瑛就成为了贼喊捉贼,应该立案追究。

另外,检察机关早已决定对张先忠不起诉,公安机关也应该撤销案件,退回扣压财物,作出不起诉决定也已过去半年多,扣押的财物为何至今不知去向?这还有待相关部门尽快给出答案。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