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热线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美前商务部部长助理侨领黄建南投资厦门遇阻,企业遭违法强拆,疑因个别官员挟私报复

来源:世界日报| 2021-01-08 13:28:37

记者 林彦

一份爱国情,一份家国梦,这是每一个爱国华侨最质朴的情怀。

但是,随着爱国侨领黄建南在厦门投资的企业被夷为平地,拥有这样一份最质朴的情怀,对于他这样的爱国华侨来说,家国梦竟然成了一场恶梦!

1.侨领企业遭违法强拆,向纪检部门多次举报未果

经过长时间的考察,2019年,美国前商务部部长助理、民主党全国财政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黄建南先生,决定到厦门投资,与当地知名的文旅企业厦门九龙塘文化园(下称“九龙塘文化园”)合作,将四海长实中国投资有限(下称“四海长实”)落户到九龙塘文化园内。

根据双方的构想,九龙塘文化园作为四海长实在厦门的会客厅,对外引入资本,对内衔接国内中小微企业和地方政府,致力于打造一座链接世界资本进入中国内地的桥梁。

微信图片_20210106101032.jpg

▲四海长实落户厦门的签约仪式上,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等领导出席并见证

在九龙塘文化园董事长负责人的牵线搭桥之下,2019年11月,四海长实做为厦门市思明区政府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在闽、港“一带一路”高峰研讨会上举行了签约仪式,该项目的签约有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先生,以及厦门市委书记胡昌升在现场予以见证。

四海长实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入驻后九龙塘文化园后,注册资金3.69亿元人民币。其长远规划投入资金在的数额更为可观,后期将借助Cheung Kong与Wong’s Capital的全球资源与历史经验赋能中国中小微企业,从而推进民族产业的资本化进程、实现华商投资的报国梦。

然而,让黄建南先生没有想到的是,2020年春节刚过,因为疫情身在美国,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思明区城市管理局在法律依据不足的前提下,以违法建筑为由,将九龙塘文化园和四海长实等园内企业的12000平方米,价值超过亿的建筑物,分3次实施了强拆,留下一地的残垣断壁。

违法强拆前后,被强拆企业多次向纪检部门进行实名举报,还向厦门市统战部门进行了情况说明,但令人意外的是,至今都未有任何回复。

2.历史遗留建筑怎么成了违法建筑?

令人费解的是,属于国有资产、且存在时间超过20余年的九龙塘文化园的物业,怎么就成了违法建筑呢?

事实上,在思明区城管局组织拆除之前,做为业主单位的南昌铁路局厦门疗养院(铁路疗养院),曾多次向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和思明区政府作出了情况说明。

根据铁路疗养院上报的文件内容显示,该院筹备于1978年,1981年就完成了整个院区的建设,1996年1月,厦门市土地管理局核发了疗养院建设的望海宾馆国有土地使用证,确权其总用地面积为47040.9平方米,但没有标明容积率、建筑占地等控制性指标。

微信图片_20210106100949.jpg

▲九龙塘文化园被强拆现场

2019年12月20日,九龙塘文化园的业主方——南昌铁路旅游酒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厦门望海宾馆写给厦门市思明区政府的一份报告中明确写道:疗养院1985年正式开业,是铁路系统一处较为重要的职工疗养场所;当时有关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规不完善,后期地方政府对疗养院的手续也没有严格规范;由此形成的建筑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而且经过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和同意,并不是违规的用地和建筑,九龙塘文化园内建筑已列入国有资产进行管理。

如果将铁路疗养院九龙塘文化园项目定性为违法建筑,那么,整个铁路疗养院,包括望海宾馆等现有的所有建筑,都是违法建筑。如果不承认这一点,以此推论,那九龙塘文化园的性质与望海宾馆,以及整个疗养院的性质是一样的,也就不存在违法之说。

2020年3月,思明区政府在调查核实了铁路疗养院九龙塘文化园的相关情况后,对铁路疗养院九龙塘文化园项目作为历史遗留建筑的观点持支持态度。

3.违法强拆幕后或有黑手?

那么,问题来了。

第一、思明区政府根据实际情况,依照有关文件精神,作出的对铁路疗养院的历史遗留建筑进行暂时保留过渡使用的决定,为什么短短数天之后就作废了?政府的文件为什么如此儿戏?

第二、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涉及国有资产,且对被拆除建筑存在重大争议,按理应该依法走程序,即通过法院裁决并作出是否赔偿安置,是否可以强制拆除等决定,而对九龙塘文化园的拆除,恰恰没有这一程序。

第三、对明显的客观事实,即铁路疗养院出具的证明材料为何视而不见?如果否定铁路疗养院为历史遗留建筑的事实,院内建筑应该全部予以拆除,为何单单只拆了九龙塘文化园和四海长实等这些归国华侨投资经营企业使用的建筑?

微信图片_20210106100937.jpg

▲九龙塘文化园被强拆现场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推动九龙塘文化园拆迁工作的幕后主要推手,是厦门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的执法处的李桂明处长。

李桂明与九龙塘文化园结上梁子,起因是著名爱国华侨黄奕住的后人黄长裕,在办理鼓浪屿自己名下一栋侨房重建一事中,遭遇了时任厦门市国土房管局权籍处处长李桂明,通过中间人套路黄长裕,并索取3千万元好处费的不公正遭遇。

为了帮助归国华侨,九龙塘文化园的相关负责人曾出面协助黄长裕依法维权,并因此得罪了李桂明,而结下了仇怨。

微信图片_20210106101907.jpg

▲厦门自然资源和和规划局

2019年,李桂明职位调整为厦门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执法处处长,此后,九龙塘文化园就被其盯上,并最终在他的推动下,将铁路疗养院中九龙塘文化园在使用的建筑全部夷为平地。

这也就解释清楚了,为什么厦门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极力推动违法强拆的,不是铁路疗养院内所有的历史遗留建筑,而仅仅是九龙塘文化园在使用的建筑。

在某种程度上,李桂明的所作所为,就是将国家公器,作为其打击报复合法归国华侨投资企业的私人武器。

4.结语

目前,中央的扫黑打恶进入了收官阶段,对于那些浮在面上的黑恶势力,我们可能很好判断和识别,对于那些隐藏在干部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对于那些公器私用的党员干部,他们其实也属于一种“黑恶势力”,因为他们带来的破坏力,比常规意义上的黑恶势力更大,影响更坏。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黄建南先生的遭遇,不是他们个人的不幸,他们在中国的投资,往往成为世界观察中国的窗口,他们的遭遇,表面看是个人的利益受损,实际上,蒙受重大损失的,却是厦门地方政府和中国政府的对外形象。

相关文章:

向著名爱国华侨后人索要3000万另加20%股份,厦门官员李桂明遭实名举报

编者按:

在业主方举报李桂明和林正伟的过程中,得到了同为的华侨创办的企业厦门市九龙塘文化园相关负责人的支持与协助。

李桂明则对协助著名爱国华侨黄奕住后人黄长裕维权的九龙塘文化园结下了私怨。

后来,李桂明岗位调整为自然资源与规划局执法处处长,并于2020年春节后开始,对九龙塘文化园展开一系列的打击报复行动(全文详见《美前商务部部长助理侨领黄建南投资中国遇阻》)。

厦门市原国土房屋管理局权籍处处长李桂明,与权籍处工作人员林正伟,在办理侨房复建手续时,向著名爱国华侨黄奕住后人索要3000万元的好处费和20%的股份,于2019年遭到业主方的实名举报。

1.爱国华侨后人落实侨房出意外

印尼著名的爱国华侨黄奕住,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爱国民族资本家,是当时名副其实的厦门首富。在发展民族工商业、捐资办学、抗日救亡等领域作出过巨大的贡献。1945年6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前夕,黄奕住不幸病逝于上海,终年80岁。

9d82d158ccbf6c812a5ce8e2b33eb13533fa4055.jpg

▲著名爱国华侨黄奕住

解放战争中,黄奕住的后人也积极投身于中国的解放事业,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建国前,黄奕住之子黄浴沂购买了一栋位于厦门市原马君路L201号的房子。解放后,由于历史原因黄浴沂一直生活在国外,由于信息不通畅,未能在及时登记确权该物业的信息。

1988年,根据中国政府相关侨房的落实政策,黄浴沂先是委托其侄儿黄长裕向厦门市政府提出侨房的落实申请。同年,黄浴沂又将申请落实的物业赠与了黄长裕。

1991年厦门市政府给出落实意见,经由厦门市规划局书面通知黄长裕本人:“同意在原花园内划出150平方米重建200平方米的建筑”。

由于落实的面积,与黄长裕提供的一份1947年的《土地所有权状》所记载的面积出入较大。黄长裕主张应该按照原面积大小重建,但最后未能达成共识而未果。

1996年7月25日,黄长裕再次向厦门市政府提出落实侨房要求。

1997年1月6日,时任市长洪永世就此作出批示,让时任副市长赵克明从落实侨房的政策出发,与黄氏家族的后人统一意见,按照鼓浪屿总体规划要求,尽快给出答复。后来,因赵克明涉远华案被捕,黄长裕受委托人意外去世导致产权资料等失踪而未果。

2.欺上瞒下操弄政府公文为落实侨房设障

到了2011年,黄长裕继续就侨房建设落实事情向厦门市政府进行信访。

此时,负责具体答复黄长裕侨房落实一事,归属到了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权籍处办理。经办人为权籍处处长李桂明及工作人员林正伟。

根据举报材料的证据显示,2011年12月5日,经办人林正伟根据1956年出台、早已废止的文件,炮制出黄长裕要求落实的地块历来就是“空地”的虚假信息,并主张将黄浴沂漳州路宗地“收归国有”,以此答复来忽悠黄长裕,为侨房落实设置障碍。

事实上,根据黄长裕的委托人林德河事后的调查发现,5段14号宗地建国前有马君路L201号或博爱路16号楼群,以及完整的围墙,实际范围比1947年绘制的《土地所有权状》中的面积大得多,建国后仍有建筑物存在。

微信图片_20210106103552.jpg

▲厦门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2013年1月,林德河将调查得到的信息提交给厦门市国土房管局请求复查。

2013年2月,经办人林正伟在给出的《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中认为,“该宗地自1947年以来一直是空地”,再次给出了“应收归国有”的复查意见。

2013年3月,林德河收集了相关的事实依据,向厦门市政府提出复核请求。2013年6月13日,厦门市政府就漳州路12号产权问题作出《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未否认该宗地在建国后有房屋存在,但仍以“未及时申请恢复使用”为由,维持厦门市国土房管局“应收归国有”的意见。

至此,林正伟与李桂明联手,为黄长裕落实侨房设置障碍的目的基本实现了。

3.通过白手套向业主索取巨额利益

就在黄长裕的新委托人林佳良一筹莫展之际,侨房落实经办人林正伟的邻居陈辉雄与林佳良主动联系,声称与李桂明是朋友,并明确表示自己就是李桂明和林正伟的“白手套”,还提出让林佳良支付3000万元,另外再给该处物业建成后的20%股权为条件,就可以为其办理漳州路12号与16号黄浴沂侨房落实的事宜。

对于李桂明和林正伟通过“白手套”提出的非法要求,业主方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行为。

微信图片_20210106104032.jpg

▲“白手套”向华侨后人索取3000万的证据

根据1950年厦门市和鼓浪屿的航拍照片,1952年建设局绘制的《鼓浪屿略图》、1956年建设局绘制的《鼓浪屿全图》和1959年建设局绘制的《鼓浪屿地形图》以及李清月、郑志裕等多位邻居的证言,都显示了申请落实宗地上有建筑物的存在。直到1959年以后才被政府组织拆除。在1965年1月27日卫星拍摄的厦门市照片中,仍有原马君路L201号房屋完整的地基存在。

此外,根据中共中央下发的(1984)44号文关于华侨的政策也明确规定,已被拆除或改建的华侨私房,若原房主要求重建信访或付款,原宅基地应允许原房主使用。

也就是说,原权籍资料能够充分证明该地块建国后有房屋存在。黄长裕先生申请落实的侨房合理合法,并且还得到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支持。

2013年12月,俞正声专门对黄长裕侨房落实一事作出批示:按国家华侨政策处理。此后,福建省委时任书记尤权批示督办。

然而正是在国家有政策,领导也支持的前提下,地方职能部门的办事人员林正伟和主管领导李桂明,却胆大妄为、捏造事实,在把持操弄政府信访回复权力的前提下,对华侨落实侨房设置障碍,进行刁难,目的就是为了敲诈勒索巨额钱财。

李桂明和林正伟通过“白手套”对黄长裕进行敲诈勒索一事,后来遭到了业主方的举报,而未能遂愿。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