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人民热线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关于黑龙江富裕县司法部门在审判中关于侯成玉一案是否另有隐情?

来源:互联网| 2020-09-08 10:57:46

《关于黑龙江省富裕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袁克斌在审判活动中涉嫌徇私枉法犯罪》以及《关于程进华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及富裕县某局和绍文乡某所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两份举报材料,折射出当地行政司法部门在处理侯成玉、曹先锐案件过程中的漏洞,当事人家属不服请求更高级别的监察主管部门能够为民请愿公平公正的处理侯成玉、曹先锐一案,惩治涉黑主犯——

事件起因:侯成玉因涉嫌合同诈骗犯罪被富裕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该案经富裕县人

民法院袁克斌法官审理并作出一审判决书(案号:2019黑0227刑初87号),判决侯成玉犯

合同诈骗罪,并判处侯成玉有期徒刑十四年零一个月。判决书送达后,当事人家属提出异议,

发现袁克斌法官在审理本案和作出判决的过程中明显有颠倒黑白、断章取义,对于证据的列

举不完整而且故意隐匿了部分有可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证据,从而达到将本应无罪的案件定为有罪的目的,当事人家属认为有明显的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的裁判,对于判决结果不服;具体如下:

1、 侯成玉涉嫌合同诈骗案基本案情

2017年初,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法人被告人侯成玉经项纯玉介绍认识程进华以个人名义向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合作投资。

2017年4月19日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与邵文乡团结村签订《土地流转意向协议书》,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承包绍文乡团结村8300亩旱田,土地流转费共计332万元,程进华分别于2017年3月31日付款100万元(该款备注为:"合作款"),2017年4月26日付款100万元,2017年4月28日付款32万元,三笔款全部由程进华个人账户转账到富裕县绍文乡 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管理中心的账户,然后由绍文乡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中心付给团结村。该笔332万元款项经双方共同签字确认为程进华的投资款(证据卷四第99页投资明细表)。

2017年4月27日侯成玉与程进华正式签订关于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的《合作协议书》,同时侯成玉又签署一份《授权委托书》,授权程进华自即日其全权代理处理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一切事物,并代理签署一切合作社文件。

2017年4月28日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与黑龙江艾克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曹先锐签订《大豆合作种植合同》,双方约定待秋后黑龙江艾克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出售大豆后按照每亩地500元的价格支付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8300亩(以实地测量为准)

收益,并且由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建设仓储库存放大豆,秋后由双方共同监督收获大豆。如在2017年12月31日前未能支付给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收益款,则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有权按照市场价处置黑龙江艾克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豆,但不得超出其收益。

2017年,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因多方原因没有建成仓库,2017年秋,程进华派驻的代表赵明富打算租赁风调雨顺公司仓库为黑龙江艾克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存放大豆,但遭到曹先锐的拒绝,曹先锐将大豆存放于绍文乡粮库。

2017年10月23日侯成玉代表惠光合作社与曹先锐签订一份《关于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与黑龙江艾克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大豆合作终止协议解除确认书》;侯成玉与曹先锐约定每公斤大豆30元,每吨3万元的价格,用135吨大豆抵顶该给付富裕县惠光农机合作社8100亩(实际测量的土地面积)收益额(即土地承包费)405万元,双方原签订的《大豆合作种植协议》终止。2017年11月6日至10日曹先锐将135吨大豆给付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

程进华与侯成玉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约定双方合作的项目主要是富裕县惠光农机专业合作社的土地承包项目,合作以来,惠光合作社共承包两处土地,一处位于富裕县绍文乡团结村(8300亩旱田),双方约定合作项目的收益最后按照投资比例结算,现齐心村 水田上种植的水稻收益900万左右被程进华占有,团结村旱田上 抵顶土地款的135吨大豆种子由候成玉负责收取,双方没有进行最终结算。因此,程进华认为侯成玉与曹先锐(艾克公司)签订解除合同确认书的时候没有通知他,并且认为135吨大豆种子不值405万,所以举报侯成玉与曹先锐(艾克公司)诈骗了他的个人财产。

当事人家属列举审判长某法官在审理本案和作出判决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

1、 某审判长在裁判文书中没有将庭审中经过质证的证据列举完整,故意隐匿了有利于被告人的关键证据,一审法院并没有列举在判决书中,当事人家属认为,侦察机关在侦查案件中调取的证据,无论是否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都应当列举在裁判文书中,法院作为裁判机构,应当保持中立,而法官袁克斌故意隐瞒关键证据导致裁判结果不公正,这一行为是违背事实的枉法裁判行为。

2、 某审判长在裁定文书中违背客观事实否定辩护人提交的证据,当事人家属认为其目的就是让本应无罪的侯成玉有罪。

3、 某审判长在裁判文书中列举证人证言明显断章取义,隐瞒了大量有利于被告人的关键事实,导致证据所体现的内容与其本意大相径庭,一审法庭断章取义的列举证人的证明内容,只列举了不利于被告人部分,而故意隐瞒了有助于还原案件事实的部分具体以举报材料。

(1) 一审判决书列举叶伟的证人证言(21)(一审判决书第21页)略;

(2) 一审判决书列举李书武证人证言25(一审判决书第22页)略;

(3) 一审判决书列举李书双证人证言30(一审判决书第24页)略;

(4) 一审判决书列举的李晓蕾的证人证言5(一审判决书第13页)略;

(5) 一审判决书列举武殿发证人证言6(一审判决书第14页)略;

(6) 一审判决书列举周沿证人证言8(一审判决书第16页)略.

以上证人证言能够证实曹先锐种植的农作物是大豆种子,但是判决书却将这一内容隐去;法院将能够证明曹先锐种植农作物是金臣系列种子的证言隐去后,认定曹先锐辩护人提交的证据16(一审判决书第32页)与本案无关不予采纳是明显的枉法裁判。因为证据16由齐齐哈尔种子管理处出具的书面证据,证明金臣系列种子市场价为15元每斤,该证据能够充分证明曹先锐和侯成玉之间抵账行为是合法的,但是一审法院为了排除这份无罪证据将证人证言的原文意思曲解的天差地别,作为公平公正的法院为什么会这样隐瞒事实呢?

当事人家属认为,根据刑法规定,上述隐瞒证据事实真相的行为涉嫌行政渎职;当事人家属认定之前列举的关于审判长的种种行为,只要相关监察部门结合案卷材料对照判决内容就可以得到印证。审判长在审理本案的过程中,故意将有利于被告人的证据隐匿,不在判决书中列明,又断章取义的曲解证人证言的原文内容,将有利于被告人侯成玉的部分隐瞒起来,违背了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责任枉法裁判的规定,审判长涉嫌枉法裁判罪,恳请相关部门能够予以调查,给当事人及其家属一个公平公正的诉求结果。

2019年10月18日,张军检察长在北京大学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优越性"专题讲座时,对民营企业保护提供司法保障的精彩解答:

张军: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服务是我们对司法人员的政治和业务的要求。我们的大局就是国家发展、社会的进步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比方说民营企业,在当前形势下,国际经济下行压力下,有经济上的违法犯罪,还是有个司法政策作个调节,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可判实刑可判缓刑的,判个缓刑好不好啊?我们认为是非常需要。因为民营企业把它捕了把它诉了,这个企业马上就会垮台,几十个人几百个人的就业就没了。

关于程进华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及富裕县某局和绍文乡某所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举报材料,具体事实如下:

程进华与侯成玉在富裕县合作承包两块土地期间,一块约8300亩种植了水稻,另一块约8100亩种植了大豆,由于季节关系时间不够,转包给艾克公司曹先锐种大豆种子,8300亩水稻收获入院后程进华趁着相关部门周末休息,偷摸卖粮,当事人侯成玉安排看粮人期间与之发生争执,对方召集约6台大货车11台无牌轿车拉着40多人,部分人手里还带着镐把,对派去看护粮食班学文喊话自报姓名齐齐哈尔王刚(是齐齐哈尔黑社会大哥),班学文阻止他们拉粮,程进华手下赵明富没收了在那干活工人的手机,怕拍摄视频,然后对班学文进行殴打,身体多处重伤,眼睛和脸部被打青肿,当时围观的工人都知道这事,后来报警,派出所所长王敬之跟一名民警带着执法记录仪来处理这件事,只是简单问了问,说"不能打仗",把镐把没收了,班学文说"我这被打伤了怎么办",某所警员让班学文先自己花钱看病,抢粮之事说管不着,让找法院解决,对程进华一伙涉黑人员并没有做笔录问责,也没有制止他们继续拉粮,草草了事,当天,程进华伙同这群涉黑团伙装了大概6车粮食价值约80万,事后,当事人侯成玉与班学文等到富裕县公安局和绍文乡派出所报案并递交举报材料,时间过去了几个月也没有答复,找到绍文乡派出所所长说是"打电话找不到人,"多次找多次推脱,被殴打的看粮人班学文医药费是自己支付的,更严重的是侯成玉与程进华合作收回来的水稻被程进华抢走(价值900多万),侯成玉没有办法将另一块还没有支付承包费与艾克公司协商不能被程进华抢走,135吨大豆种子,侯成玉同意艾克公司先行支付135吨大豆先行支付承包款。后来程进华找漏洞报警告侯成玉与艾克公司曹先锐共同诈骗,法院判了每人14年的刑期,家属感到蹊跷,明明是合作关系,期间程进华召集黑社会成员抢粮没有人管,现在侯成玉怕大豆也被程进华抢走,侯成玉就先把大豆种子拉到合作社下属大库里,作为股东有这个权力怎么就成诈骗了,之后上诉至齐齐哈尔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富裕县法院的判决,发回富裕法院重新审判。

当事人家属认为,如果公安机关在发生抢粮事件之时能用法律手段及时制止,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市公安机关行政执法部门放纵了犯罪分子和黑恶势力的恶行,希望上级组管纪律监察部门能够关注本事件,查明涉黑势力保护伞。

程进华在侯成玉羁押期间,擅自将8000亩水稻款大概在900多万元,被查封以后,程进华没有通过法院办理手续就将水稻卖掉,所有机器设备也卖了(那是程进华与侯成玉共同财产)卖了多少钱侯成玉家属一概不知,这种情况公安局法院难道不知道吗?程进华擅自倒卖合作社财产通过不法渠道通过法院解封非法动用合作社资产,法院却不管,这难道不是包庇吗?难道不是违法行为吗?卖粮的钱都哪去了?

富裕县某局在侯成玉刑满当天又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再次将侯成玉刑事拘留,此案错综复杂,希望相关公安司法部门严格区分经济犯罪与经济纠纷的界限,齐齐哈尔市中院能够立案重审侯成玉一案,还事实真相。

侯成玉原是一名村支部老书记,老党员,知名企业家,由于本事件,企业下属的几个公司几乎停业,公司面临破产危机,员工被迫下岗,整个家族也陷入了焦虑和困境中,当事人家属希望政府能够给侯成玉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判结果,严惩黑恶势力。举报人:侯成民

\

\

\

\

(编辑:信息聚合 )

分享到: